暮忘子

#依然是yy辩协学长和学弟的小短篇#

深夜的独坐总是使人神思逸散,又郁结而痛苦。这样的痛苦也会伴生些烦躁。

所以l林瑾琛现在正压抑着这烦躁为新生们讲方才的模辩中出现的问题。"看一下两边带队的学长学姐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没有吗?那先让你们陆巧学长……"他怔了一下,忙纠正道,"不,学姐开始质询我吧。"

累叠的困意让大家的注意力有些分散,并没有人在意这个小插曲。只有他自己知道,刚才他想唤的是谁。

是周逸芃。

林瑾琛是个对自己极其严苛的人,因此他总是将自己的心意隐藏得很好。至多在无人的深夜,在负面情绪的压迫下,才露出一丝端倪。

周逸芃是他午夜梦回的琦念。

林瑾琛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更加烦躁了。但他又是个负责而固执的人,不愿意草草结束这场讨论。况且,在这次讨论之前,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周逸芃的声音了。

也没什么特别的,不过是一个连"学长"这样简单的音节都让他魂牵梦萦的声线罢了。

漫无边际地想着,林瑾琛迅速解决了陆巧,随口让下一个人开始对他进行质询的环节。下一秒,那个声音响了起来:"好,那么我们先来看看您方的定义……"

是周逸芃!

林瑾琛振奋了。

他们的交锋在其他人听来简直是神仙辩论,大家的脑子跟着飞速运转,没有听出学长的语气突然变得轻快起来,比起咄咄逼人的辩手更像邂逅心上人的普通少年。

"那么我想请问对方辩友,您所说的温饱到底是……我们也看到今天实习医生的工资是三四千,并没有达到您方所给的五六千的标准,但是它们的差别并不大……"周逸芃如是质询。

林瑾琛想了想,突然恶向胆边生:"不不不它们区别还是很大的。比如您工资有三千,租房子花了二千,您剩下一千块就只够吃食堂,但如果您有五千,交完房租除了吃食堂还能开房。"

伶牙俐齿的对方突然卡顿了。好半天才找回节奏:"不我并不关心您开不开房……"

林瑾琛控制不住地笑了起来。那些沉重的难以言说的情绪都在周逸芃的声音和调戏成功的喜悦中灰飞烟灭,了无踪迹了。

一周后。

林瑾琛刚从市图书馆出来,推了推眼镜便看到迎面走来的周逸芃。对方倒是热情,隔着马路便向他挥手:"学长!"

又来了。他想着,默默捂住自己疯狂跳动的心脏。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对方已经蹿到了跟前并吊儿郎当地把手搭在了他的肩上。林瑾琛用尽了这辈子的克制才没有抓过眼前人的手狠狠握住,声音有些细微的颤抖:"你在这里做什么?"

周逸芃把手放下,翻了翻自己的书包,抬起头来用懊恼的语气说:"听说学长在这里学习,有些问题想要向您请教,可是我好像忘记把资料带出来了……您都出来了不如跟我回去拿资料呗?"说着,他极其自然地拉起了林瑾琛的手腕。

那一刻林瑾琛的脑子一片空白,周遭的车水马龙都听不真切,只听见心脏在胸腔里的轰鸣。

浑浑噩噩间,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跟着周逸芃走的,回过神来,两人已经站在了一间酒店公寓的房门前。周逸芃掏出一张房卡刷开门,摁着林瑾琛的肩把他推了进去。他还没反应过来,梦呓般问了一句:"你怎么住在酒店里?"

手腕突然被扣住,整个人被抵在墙上,耳畔传来那个人的轻笑:"我还挺不希望学长去开房的,刚好,我拿到了五千的奖学金。"

评论

热度(2)